一把让王世襄先生苦苦追寻40年的躺椅复刻版亮相佳士得上海

1.png

2.png

   醉翁椅属于一种直靠背躺椅式交椅。  

  早期随游牧民族进入中国的胡床,逐渐改变了中国人原本席地而坐的起居方式,《搜神记》曰:“胡床,戎翟之器也。”《风俗通》记载:“汉灵帝好胡服,景师作胡床。”
  
  交椅是在胡床上的进一步发展,有圆靠背、直靠背两种,直靠背的有些有扶手,有些则无,有扶手的则一般作躺椅式。
  
  明刊本《三才图会》中记述;“此盖始也,今之醉翁诸椅,竹木间为之,制各不同,然皆胡床之遗意也。”
  
  《看山阁集·闲笔卷十二·清玩部》也有描述:“醉翁椅,斯椅式样颇多,大同小异,置于书屋中,为至美之具,令人相对间,虽欲不醉而不可得也!”
 
3.png
  
图1 明 唐寅《桐荫清梦图》中的醉翁椅
 
4.png
 
图2 明 仇英《桐荫书静图》的醉翁椅
 
5.png
 
图3 明刊本《三才图会》
  
  我们今天在古代绘画中时常能看到这种醉翁椅,明代唐寅《桐荫清梦图》(图1)、仇英《桐荫书静图》(图2)、明刊本《三才图会》(图3)中也有一件醉翁椅的木刻插图。
  
  上个世纪50年代,南京博物院在苏州东山征集到一具醉翁椅实物,软木髹黑漆,王世襄先生认为其和明人所绘形式基本相同。
  
  中国古代大多数椅子需要正襟危坐,古人强调人的日常行为需要端正身姿,这既是自身修身的要求,也是与众人相处的礼制规范。醉翁椅很少出现在厅堂,无论是《桐荫清梦图》,还是《桐荫书静图》中,画中主人都是独自一人,在树荫或者竹林围绕的书斋中闲坐。
  
  明代陈继儒《太平清话》所言:“凡焚香、试茶、洗砚……晏坐、翻经……喂鹤,右皆一人独享之乐。”
  
  不同的椅子有不同的坐姿,代表了不同的生活方式。
  
  醉翁椅是躺椅,较之坐椅,人的状态更放松和舒适,是一种介于卧和坐之间的状态。在宋代虽然没有出现明代这种交椅式的躺椅,但也有相似功能的椅具出现,南宋刘松年《四景山水图》(图4)中有一白衣高士,其所坐椅子椅面颇深,靠背向后的大幅度顷斜;日本大德寺所藏南宋画家周季常和林庭珪的《五百罗汉图》(图5)中有一幅表现僧人食瓜的场景,画中有三具扶手躺椅,和《四景山水图》中所绘相似。
 
6.png
  
图4 南宋刘松年《四景山水图》中的醉翁椅
 
7.webp.jpg
 
图5 南宋 周季常、林庭珪的《五百罗汉图》
  
  王世襄先生在著述《明式家具研究》时,费心搜求实例,“不料过了约二十年”,才在南京博物院库房中看到那件黑漆躺椅,然后又过了约二十年,他在美国加州古典家具博物馆见到一把黄花梨醉翁椅,欣喜万分,并著文介绍。
  
  这把椅子靠背上端用两根立柱分为三格,嵌装绦环板,开扁海棠式透孔,嵌云石,黑质白章,花纹似仙山雾绕、素纸泼墨。后背上方又有荷叶枕托,细藤编制的靠背,舒适逍遥。椅背上端的横材用挖烟袋锅榫与腿足相连,垂扣处向内挑出二小勾,生动有趣,这种做法较为少见,王世襄先生认为这样的处理还可以“增加了直纹木材的长度,使它不易断裂,对嵌夹绦环板也能其作用。”
 
8.png
  
王世襄先生苦苦追寻40年的躺椅,
  刊载于前美国加州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会刊封面
  (1994年春季刊)
  
  古人往往用一个手段能解决好几个问题,这种智慧非多年实践的经验而不可得。
  
  此椅扶手先抱后敞,曲度行云流水,与腿足上截连做托角牙子,既美观又牢固。两足交叉处镶嵌两枚长方形金属构件,中间开圆孔,容纳轴钉。
  
  现有“南粤区氏”数易其稿,反复推敲,用上好的越南黄花梨料,复刻加州古典家具博物馆所藏黄花梨醉翁椅,再次展现古代文人雅具的芳华。
 
9.png
  
黄花梨躺椅
区胜春(中国,1959年生)
2018上海佳士得“当代书房”专场
lot:274
110 x 65 x 100 cm.
2017年作
估价:人民币 300,000 - 500,000
成交价:RMB 504000
 
10.png
  
躺椅背面刻有“南粤”与“区氏”等
 
11.png
  
佳士得北京预展现场
 
12.png
13.png
 
14.png
 
15.png
 
16.png
  
佳士得上海预展现场
 
17.png
 
18.png
  
区氏父子(区胜春与区锦泽)在预展现场
  
  2018年9月21日,佳士得上海秋拍的“当代书房”专场100%成交,其中,区胜春先生作品“黄花梨躺椅”,经过场内外激烈竞投后,最终以504000元落槌成交(含佣金)。
  
  佳士得亚洲区总裁魏蔚表示:“本季成绩让我们倍感振奋,知名和新锐艺术家得到了中国和国际藏家的认可,展示出市场对于优秀艺术作品的兴趣。”
 
19.png
 
20.png
 
21.png
  
9月21日,躺椅最终以504000元于上海佳士得成功拍卖
  
  区氏躺椅的成功拍卖,对当下处于凛冬中的古典家具市场,无异于是吹来了一缕春风,提振市场,鼓舞人心。无论市场如何变幻,致力于传统与当代工艺深耕的品牌和作品,一定会赢得市场的认可。
  
  至此,区氏透过这把穿越古今的中国躺椅,一则逆势而上,表达南粤企业对市场的信心;二则以1:1复刻经典,完成向王世襄先生的致敬。历史上曾被文人推崇备至的一款独特椅具,放置今天的书房,真可谓:“为至美之具,令人相对间,虽欲不醉而不可得也!”
 
 
 
 
区氏臻品:明式黄花梨高束腰镂卍字带底座六边香几
返回列表
加入联媒网 软文发布平台!